哈利和伏地魔重生成双胞胎的文



〔hp同人〕相伴而生
作者:三千琉璃
哈利波特在与伏地魔决斗时一个意外,将Harry Potter从1998年带回了1927年,和voldemort做双胞胎兄弟.
楔子
“阿瓦达索命。”一道绿光从哈利的魔杖中闪出,狠狠地击在对面的食死徒身上,伴着一声短暂的闷哼,又一条生命就此终结。

  看!生命是如此得脆弱,只要抬起魔杖,唇齿轻动,就可以了结一切,无论他活着时是风光还是落魄,幸福或是悲伤……
  啊,差点忘记了,哈利的唇角勾起,食死徒是不懂得幸福的含义的,当然,也永远不能体会悲伤,因为,他们就是悲伤的制造者。
  “哈利,该死,你在发什么呆。”罗恩一把撞开哈利,大声吼道。
  就在方才哈利站着的地方,一道红光,激起无处尘土。
  “不好意思(bù hǎo yì sī)【①表示碍于情面而只能怎样或不便怎样。②害羞;难为情。】,罗恩。”哈利抓了抓零乱的头发,紧抓在手中的魔杖上光芒一闪而逝,那是还未成形的盔甲护身。
  虽然被撞得有些无辜,哈利嘴角却勾起了一个笑容,爬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土,他微笑地注视着他的好友——罗恩,认识这么多年来,他始终保持着自我,好吧,是保存着某些slytherin口中所谓的“gryffindor式鲁莽”,无论如何(wú lùn rú hé)【不管怎样。】,有这样一个朋友在身边,也正是他经历了这么久的残酷战斗还没有崩溃的原因之一。
  “你是我们的希望,哈利,你知道,你不能有事。”罗恩小心地避开又一道飞射而来的绿光,大声说道,深红的发丝在各色光芒的闪烁下晦暗不定,蓝色的眼眸中是满满的坚定。
  “谢谢你,罗恩。”哈利的脸上绽放出一个笑容,他的头发因战斗而凌乱,衣襟也都沾上了灰黑的尘土,却惟独那双澈绿的眼眸,始终闪亮而明艳。
  罗恩突然有一种错觉,哈利虽然在他的面前,却将要不存在于这里。
  他不由伸出手去,想抓住自己的好友,确认他的存在,却只触碰到一片衣襟,转瞬即逝,哈利已冲向战场的最中央。
  黑发红眸的男子,稳稳地立于人海之中,各色光芒从他的身旁擦过,他神色不变,目光直直地透过人海,射到宿命之人的身上。
  来吧,哈利·波特,如那个预言一样,救世主(jiù shì zhǔ)和黑魔王来一场决斗,活下来的只能有一个。
  哈利定定地注视着对面的男子,他握紧手中的魔杖,声线平滑而坚定:“Voldemort,我会杀了你。”

  关于裤子所引发的惨案

  voldemort斜枕在床上,单手托着下巴,眼眸半眯着,很显然,他在思考。
  多么迷人的动作!
  当然,必须忽视他身下的婴儿床,短胖的手指以及满头乱糟糟的胎发。
  “到底出了什么事?”voldemort腹诽着(因为他还是个刚出生的婴儿,声带未完全长好,不能说话),他记得自己被那个该死的救世主(jiù shì zhǔ)给杀了,当然,他临死前也给了那小鬼狠狠地一击,可再次醒来,他却成了一个刚出世的婴儿。
  一切都没有变更,梅洛普·冈特,他生理上的母亲,依旧抛弃了他,而他的名字也仍然是———汤姆·马沃罗·里德尔。
  不,或许有一点不同,有谁能告诉他,这个占据了他本就窄小的婴儿床一半位置的臭小鬼是谁?
  黑色的头发,嗯,这点和他很像,他喜欢,可为什么这头黑发不像自己这么滑顺,反而乱糟糟的?(看样子他完全忘记了自己那头乱糟糟的胎发,或者说是完全没觉察到?)
  或许看看婴儿床上的名牌能让他明白一切,voldemort暗自赞美起自己的明智,让他看看———哈利·马沃罗·里德尔。
  同样是里德尔,这么说,这个小鬼是自己的孪生兄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等等,这小鬼的名字是?哈利?
  oh,该死的梅林的破烂长筒袜。
  voldemort终于爆出了生平的第一句粗口,这是他愤怒的吼声,有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的孪生兄弟是哈利?不,重要的不是这个,重要的是为什么哈利·波特会成为他的孪生兄弟?
  可惜无论他如何怒吼,口中发出的也只有不成文的“呀啊”声!
  “唔。”软糯的声音自voldemort的身边响起,他忙低下头去,发现那个引发他怒火的小鬼正用粗短的胖手揉着眼睛,正要醒来。
  “唔唔。”voldemort眼中的小鬼似乎没有睡足,他抱怨似的用手抓了抓本就乱糟糟的黑色胎发,让它们变得更加凌乱,随后又打了几个大大的哈欠,再后两手上举,两腿用力下蹬,保持这个伸懒腰的姿势足足五秒后,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碧绿的眸子,像最澄澈的绿水晶。
  这是voldemort的第一印象,是的,绿水晶,上一辈子时,他对钱财有一种偏执的爱,特别是做了黑魔王后,收集了无数的金银财宝,而其中,他最爱的就是宝石。漆黑的卧室中,他半靠在床上,手中的魔杖不断地发出“荧光闪烁”,各色宝石在光亮的照耀下闪现出缤纷的光芒,这总能让他心情愉悦。
  而现在他发现,自己收集的所有宝石似乎都没有这一颗这么清澈澄净。
  或者可以趁他还是个婴儿杀了他?再挖下眼睛做收藏。voldemort恶意地想到。
  voldemort看着还在呆呆地眨着眼睛的小哈利,他看起来如此幼小,这使他不由得想伸出手去,抚摸那杂乱却柔软的黑发。
  或者,可以将他培养成第二个黑魔王?
  邓布利多那只老蜜蜂如果看到两个黑魔王,想必一定会“非常高兴”。
  “oh,该死的梅林的破长筒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句突如其来(tū rú qí lái)【突如:突然。出乎意料地突然发生。】的话打断了voldemort的动作,他抽了抽嘴角,迅速将伸到一半的手收回身后,如同躲避着什么洪水猛兽(hóng shuǐ měng shòu)【猛兽:残食人畜的野兽。比喻极大的祸害。】。
  “汤姆·马沃罗·里德尔和哈利·马沃罗·里德尔?”
  “等等,该死的,这是黑魔王的名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我会变成哈利·里德尔,我是哈利·波特。”
  醒来的某救世主(jiù shì zhǔ)正处于极端的纠结中,这让某黑魔王心情好了一点,直到被忽视半个小时之后,终于忍无可忍(rěn wú kě rěn)【再也忍受不下去了。】,狠狠地伸出手去,与这一世的救世主(jiù shì zhǔ)做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痛。”哈利一把抱住脑袋,湛绿的眼眸波光潋滟,泫然欲泣,只是那短胖的手大大的头让他看起来更趋向于滑稽。
  “该死的小鬼,你就不能安静一点?”
  哈利这才注意到,身旁那个一直被他忽略成背景的某黑魔王,他转过头,定定地注视了voldemort许久,绿眸渐渐眯起,唇齿轻张:“你———谁啊?”
  “咚”,voldemort险些一个头重脚轻(tóu zhòng jiǎo qīng)【头脑发胀,脚下无力。形容身体不适。也比喻基础不牢固。】,从婴儿床摔了下去,一个刚出生就摔死的黑魔王?oh,原来gryffindor的愚蠢也是他们的武器,怪不得他们会终生携带。
  “啊———”就在voldemort好不容易扶好床栏,深呼吸平静好心情的时候,他身旁发出了一个高分贝的尖叫,看来那该死的小鬼终于明白了。
  黑魔王头上的“井”字一加再加,终于再次爆发,倾上身狠狠地掐住哈利的脖子。→本→文→由→ 浩扬电子书城 www.Chnxp.Com.Cn →为→你→提→供→下→载→与→在→线→阅→读→
  “闭嘴,臭小鬼。”
  这是黑魔王的心声,但说出这句话的人并不是他,而是一个阴郁的女声。
  这个声音是?
  voldemort僵硬地转过头,果然,除了这个臭小鬼,一切都和过去一样,包括那个曾经照顾他的护士,但事实上他认为她当护士实在是太可惜了,以她的程度完全可以去当巨怪的族长。
  “该死的,你们就不能像其他小孩一样的安静睡觉吗?”博比女士一把揪住哈利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一直‘啊啊’的吵死人了。”可怜的哈利被她拿在手中挥舞着,战战兢兢(zhàn zhàn jīng jīng)【战战:恐惧的样子;兢兢:小心谨慎的样子。形容非常害怕而微微发抖的样子。也形容小心谨慎的样子。】的,像极了奄奄一息(yǎn yǎn yī xī)【奄奄:呼吸微弱的样子。只剩下一口气。形容临近死亡。】的小黑猫。
  voldemort这才意识到,因为哈利体内有他的魂片的关系,他们可以直接对话,而其他人却听不到他们的对话。不过,这不是重点,一个被甩飞而摔死的救世主(jiù shì zhǔ)?他第一次感激起照顾自己的是一个堪比巨怪的护士。
  “原来尿裤子了。”博比女士粗鲁地扯下了哈利的裤子,尖叫道,“oh,死小鬼,如果你再敢尿在身上,我就把你的机机扯掉喂狗。”
  “哈哈———”voldemort咧开还没长牙的嘴高声大笑,一个被扯掉○○的救世主(jiù shì zhǔ),多么好笑的笑话,这应该是他一生笑的最畅快的一次了。(V大啊,你怎么可以说出那么粗俗的话,俺只好给你消音了,阿门)
  哈利双手紧紧地捂住小脸蛋,任凭巨怪护士粗手粗脚地给他更换尿布,他想消失,急切地想消失,让这个世界和他一起消失吧,此时他发现自己有一点理解黑魔王了,起码在想毁灭世界的立场上,他很理解。
  如果voldemort知道此时哈利心中所想的,想必他会更加高兴,多么美好的开始,救世主(jiù shì zhǔ)想毁灭世界了。
  可惜,总是有人忘记,“乐极生悲(lè jí shēng bēi)【高兴到极点时,发生使人悲伤的事。】”这句话。
  “oh,你们这对混账兄弟。”博比女士一把丢下哈利,如丢弃一只猫咪,他一把揪起voldemort的脖子,将他拎了起来。
  “放手,你这巨怪。”voldemort高声骂道,一个无杖魔法,“阿瓦达索命”,只见巨怪女士轰然倒下,voldemort站在尸体上高声大笑,万丈金光从他身后冒起。
  以上,当然是不可能的。
  事实时,voldemort的反抗被镇压了,而他的贞洁,不,是他的小裤裤最终也没有保住,被巨怪女士夺走了。
  “听着,臭小鬼,如果你再尿裤子,我就把你的机机扯下来喂猪。”博比女士气呼呼地帮voldemort换好裤子,将他丢回床上。
  狗和猪?不得不说,博比女士的学识是渊博的,短短的对话中已经列举出了两项家养动物,且用了反复,排比,夸张等修辞手法,真是人不可貌相(rén bù kě mào xiàng)【〖解释〗不能只根据相貌、外表判断一个人。】。
  不过,此时的voldemort已经没有空对这些做科学考证了,他呆呆地坐了五分钟,直到能听清身旁的哈利刺耳的笑声,才低下头,狠狠地将头埋进了被子中。
  voldemort,已故的黑魔王大人,再生的黑魔王大人,此刻,很悲摧,很悲摧。

  关于房间所引发的压倒

  时光飞逝,日月如梭(rì yuè rú suō)【梭:织布时牵引纬线的工具。太阳和月亮象穿梭一样地来去。形容时间过得很快。】,光阴似箭(guāng yīn sì jiàn)【光阴:时间。时间如箭,迅速流逝。形容时间过得极快。】,流水如歌。
  总之,我们的两只小萝卜头长大了,问我为什么是萝卜头?oh,这可经历了一番严肃的讨论。
  (琉璃:用两只小猫咪好了,多么可爱。
  某魔王:像猫的是那个绿眼睛的某人,我可不像。
  琉璃:好吧,你是红眼黑兔子。
  哈利:扑哧。
  某魔王:阿瓦达———
  琉璃(抱头哀嚎):我错了。
  于是,决定你们是小萝卜头,有红有绿,多么和谐。
  顶着锅盖逃走……)
  1930年12月31日,这一天voldemort和哈利终于满三岁了,这在孤儿院里是一个重要的日子,因为这意味着他们不可以再吃白饭了,必须靠工作来报答主的恩惠,而主也赐予了他们丰厚的奖赏———几片小面包。亲爱的,别小看这几片堪比指甲尖的精致面包,它除了补充给你每天所必须的维生素abcde外,还有丰富的钙铁锌硒等营养物质,最重要的是,里面包含了主的爱啊爱,看,多么慷慨的主。
  穿上孤儿院“大方”赠予的麻布衣服,voldemort和哈利搬到了新的房间。
  这是一个双人间,在走廊的最尽头,狭窄而潮湿,两张床便将空间占去大半,余下的移动空间非常的小,仅供一人通过,床柱看上去非常老旧,坐上去会发出“吱呀”的响声,床上的铺盖已经漆黑。
  屋中没有窗,没有灯光,甚至找不到一节蜡烛头,当然,所有的孩子也都不需要蜡烛,因为他们在做完白天的事后,通常都是倒头就睡,在主爱的庇佑下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希望你们做个好梦,我亲爱的孩子。”加拉夫人———这所孤儿院的院长,止步在房门前,似乎害怕屋内的霉气弄脏了她贵重的衣裙,公式地扯出了一个笑容,反手带上门,绝尘而去。
  巨大的关门声挑战着哈利脆弱的耳膜,他拍掉头上因关门声而掉落的尘土,突然觉得这里与他最初住的碗橱间有异曲同工(yì qǔ tóng gōng)【工:细致,巧妙;异:不同的。不同的曲调演得同样好。比喻话的说法不一而用意相同,或一件事情的做法不同而都巧妙地达到目的。】之妙。
  “可是现在才下午五点。”哈利突然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他走到门前,踮起脚试图扭动门锁出去。
  “我劝你最好不要。”自进来以后一直沉默的voldemort突然开口了,“如果你想挨一顿暴打的话就另当别论。
  事实上voldemort是非常乐于见到某个笨蛋挨打的,可梅林却给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转生后不久,他便发现自己和哈利之间产生了一种神奇的联系,在哈利的体内有他的魂片的同时,他的体内似乎也有了哈利临死前迸发出的魂片,就这样,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两人结下了一个不知名的契约,一旦他受伤,哈利便会在同一个地方受伤,反之亦然。
  如果哈利死了,那么?
  oh,开什么玩笑?和一个gryffindor笨蛋救世主(jiù shì zhǔ)生死与共?真比吃了苍蝇的儿子还恶心。
  想到这儿,voldemort的神色又阴郁了几分。
  哈利听了voldemort的话,缩了缩脖子,认命地走回床边,跳到床上坐好,屋中陷入了一片沉默。
  哈利抬起头看着坐在他对面的voldemort,相处三年来,这个名义上的孪生兄弟最大的爱好就是在吃饭和睡觉的空暇,不遗余力(bù yí yú lì)【遗:留;余力:剩下的力量。把全部力量都使出来,一点不保留。】地贬低他的智商,从巨怪到鼻涕虫,天知道为什么slytherin爱用的形容词都差不多。习惯了那样的黑魔王,此刻这个沉默的黑魔王反而让他无所适从(wú suǒ shì cóng)【适:归向;从:跟从。不知听从哪一个好。指不知怎么办才好。】,他不禁想做些什么来打破这令人窒息的沉默。(喂,小哈,承认了吧,你就是一M)
  “荧光闪烁。”哈利的手指弹出一点亮光,在voldemort的指导下,他虽然只有三岁,却也能用无杖魔法使出一些简单的咒语了。
  还记得voldemort提出教他时,他几乎以为自己因被打击过多而真得变成了弱智,当然,voldemort给他的回答并不比这个给他的打击小。
  “我可不想因为被某个满脑都是鼻涕虫的笨蛋连累而死去。”
  虽然丢下的话非常之不动人,但毋庸置疑,voldemort的指导水平是一流的,至少在哈利短暂的上一世中,没有哪位魔法老师能和他相提并论(xiāng tí bìng lùn)【相提:相对照;并:齐。把不同的人或不同的事放在一起谈论或看待。】,现在想来,邓布利多拒绝voldemort的教授申请,虽然是个正确的决定,但对于霍格沃兹的学生来说,确实是个不小的损失。
  “如果你想炫耀自己那低能的魔法水平的话,拜托你从这里滚出去,我想那个老巫婆的戒尺也许能让你清醒一点。”voldemort的声音冷涩异常。
  三年单单厕竿丿放搽虱敞僵的孤儿院生活,他们每天所能吃到的不外乎是米汤和一丁点面包,所以voldemort的身体比起一般的孩子要消瘦得多,但即便如此,他依然是整个孤儿院最漂亮的孩子,柔软而滑顺的黑色长发直到耳后,这让他的脸显得尤其的小,而脸上的那对红眸,更显得格外的突出,如一颗耀眼的红宝石,发出夺目的光华,甚至曾有人说他像个天使,这让哈利觉得好笑,像天使的黑魔王?真是本世纪最大的笑话。
  唯一美中不足(měi zhōng bù zú)【大体很好,但还有不足。】的是,由于营养不良的关系,他的脸色总是苍白的,而此刻,在绿光的照耀下,更是如此。
  “我只是———想看看有没有别的出口。”哈利嗫嚅地说道,熄灭了手中的荧光,屋子重新陷入了黑暗。
  “你说的老巫婆,是指加拉夫人吗?”不甘心的哈利再次试图打破沉默。
  “哈利·波特,如果这是你最后的废话的话,那我很乐意回答你———是的,她就是那个老巫婆。虽然我不奢望gryffindor能有保持安静的美德,但希望你能闭上你的嘴,别再打扰我。”一口气说完这串话,


Copyright © 2009-201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