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怀念母亲的文章



怀念我的母亲 作者:hnkfsjm
那年的农历七月三十日,妈妈度过她八十六年的人生历程,告别了五个儿女,二十几个内孙,外孙辈,驾鹤西去。半生苦难,半生香甜的日子永远成为过去。留给儿女的是永远的思念。
  
  妈妈从病到殁仅仅两个月时间,直到不能起床才通知我这千里之外的儿子。我立即收拾行装,准备第二天出发,并去了电报。可第二天重点中学十四中要发榜公布录取新生,儿子说什么也要再等一天,就是这一天,妈妈又被重重击倒了。回去后听说,那天,妈妈突然起来了,洗了洗脸,梳理了头发,端坐在堂屋,微笑着等待我的出现,可晨听喜鹊,夜拨灯花,也没见我的踪影。妈妈又上床了,再也没有起来。我跪在妈妈床前,用手给妈妈梳理着头发,妈妈拉着孙子的手,问道,那一个呢?她还想念二孙子。
  
  按照当时的医疗条件,进行了全面体检,始终没发现大一点的病,只是一天天衰弱下去。四个姐姐轮流守护。一个礼拜以后,我只好返回想法带二儿子回去。回到开封以后我坐卧不安,机关的工作集了很多,过了四天,我利用去石家庄市政府出差的机会带二儿子回去了。妈妈的眼是兴奋的,她说,我活到如今,没啥遗憾的,儿子、媳妇都挺好,两个孙子都长这么高了。有一件事我说给你们,你爹的坟在大跃进时都推平了,只记的大致方位,到时候如果找不着,就烧纸,从纸灰落的地方往下挖就是了,要是挖出蛇,青蛙,千万不要伤害,放它们走。
  
  我带回的各种她爱吃的食品,她现在只是看看,摸摸,已经没有胃口。娘啊,儿子再想孝顺也来不及了。
  
  妈妈的日子已经不多了,我第三次返回想带爱人回去。刚到家,电报随到,‘母病故,速归’。我和爱人爬在妈妈的灵前放声大哭,娘,我们来迟了,临终前我们不在你身边,我是不孝的儿子啊。
  
  出殡那天,族人一早就去挖墓,直到十点尚未找到我爹的坟,只好按妈妈临终前的嘱托,烧纸。果然,纸灰落的地方是爸爸的棺后,烧纸的地方是棺前。墓中确实挖出两条蛇,两只青蛙,沪弧高旧薨搅胳些供氓大家没有伤害它们,望着它们进入庄稼地里。
  
  办完妈妈的丧事,望着空洞洞的屋子,百感交集,想当初,每次放了学,先喊一声,娘,我回来了,妈妈长长的答应一声,哎--------吃饭吧。参加工作以后,每次回家,我仍然喊一声,娘,我们回来了,妈妈答应一声,哎,你们累了,脱了鞋上炕歇歇再说。以后,这种声音再也听不到了。
  
  妈妈一生没有名字,小时候,人们叫她二妮,大一点叫她二姐,婚后叫她大嫂,大娘,孩他娘,生产队要写名字只写一个‘高氏’。可是。‘高氏’二字曾轰动三乡五里。
  
  抗日战争时期,爸爸被抓了苦工,一走渺无消息。大地主旗子为扩大宅基地多次制造纠纷,逼我妈妈改嫁。当时已经有了我两个姐姐,妈妈横眉冷对,死守祖产。最严重的一次是旗子污蔑我妈妈参与了抢庄稼事件,带着四个乡丁,拉我妈妈去伪乡公所,我妈妈说,我不犯王法,不去。四个乡丁竟抬着我妈妈往外走,刚下过雨,满地泥泞,妈妈挣扎着,骂着。两个女儿在后边哭着,撵着。两个乡丁撒手了,另两个人倒拖着妈妈在泥水里拉了八百米,.上衣几次脱落,妈妈抓起泥几次摔到他们脸上,身上。到了乡里,因无对证,当场放回来了,但这个屈辱,让我妈妈哭了一天一夜,多少人劝都停不下来。叔叔说,你这样哭能把旗子哭死吗?一句话,妈妈不哭了,第二天,妈妈上了太行山。
  
  我外祖父家在太行山的东麓,西靠大山,东视华北平原,是八路军抗日的必经之路。大舅是地下党支部的抗勤委员,
  
  他听了妈妈的哭诉,气愤之极,决心要收拾旗子家。但是,党组织不同意。大舅又找到十七路军一个营长,外号‘小旋风’,他是土匪出身,专门打劫土豪劣绅,因为他抗日,被十七路军收编,当了营长。国共合作抗日时期,舅舅和他来往较多,他听了妈妈的遭遇很是气愤,打家劫舍是他的本行,他爽快的答应出这口气。
  
  按他们的规矩,先勘察地形,掌握日伪军的动态,布置各路口的岗哨,进退路线,都要计划好。浮财,粮食撒到大街上,任凭老百姓哄抢。金银钱财带走。
  
  小旋风亲自带人化装入村侦查。此事还是被党组织知道了,坚决制止,说当前的主要矛盾是抗日,这个仇要报,但不是现在。此事终未成行。但小旋风进村的事已被传的沸沸扬扬。旗子吓坏了,他赔礼道歉,拿出一百块大洋想把此事摆平,被我妈妈当即撒到大街上,许多人抢钱,身价高贵的旗子竟然也爬下去抢,丢尽了人。
  
  冀中地区是日本铁蹄残踏下的重灾区,实行‘三光’政策,这年粮食还未熟透,就被日本鬼子抢光了,一天三顿吃萝卜。这年又发生了两件事,一件是大舅在护送几个青年学生去延安途中被捕,杀害在东岗。一件是遇到了生存危机,妈妈忍痛把四岁的二姐送进尼姑庵。寺庙是日本鬼子唯一不去染指的地方。妈妈的心碎了。她耳旁一直回响着女儿在剃发时撕心裂肺的哭叫。
  
  爸爸走了一年多,奇迹般地回来了。他当时被抓到石家庄,坐了火车,坐轮船,坐了轮船又坐火车,最后到了吉林。
  
  他们的任务是修桥梁,一次,桥还没完工,垮塌了,桥下的人砸死许多,桥上的人摔死许多,爸爸是匆忙跳下去的,头着地,摔的晕过去了。等他半夜醒来,头疼的像炸了似的,工地上的灯火没有了,除了死尸,活人一个也看不见了,爸爸靠要饭,出吉林,过沈阳,进山海关,居然摸回了家。从此留下了头痛病。【有些事就是巧合,2002年在接待日本户田一个企业代表团时,说到产品质量问题时,一个叫斋藤先生的说,他的爸爸在中国东北修桥时是技术总监,因为桥垮塌而剖腹自杀】
  
  解放后,杀害革命先烈的伪保安司令葛梦义、叶佩华被抢毙。旗子被扫地出门,住进了自己家的羊圈,许多人包括干部都劝我母亲起诉旗子,把他抓起来。这时候,我母亲却异常冷静,只淡淡的说,事都过去了,算了。在没完没了的批斗会上,我母亲未曾发过一言。旗子因受不了批斗,随儿子跑到内蒙,死在了口外。
  
  在我三岁时,爸爸头疼发作,离开了人世。从此妈妈一个人支撑起了这个家。
  
  我的四个姐姐都吃苦耐劳,家里,地里,针线活,样样拿手。她们都崇敬母亲,害怕母亲,个个是母亲的驯服工具。只有我敢跟母亲顶嘴,甚至躺在地上打滚,有好吃的我先吃、多吃。有好玩的先给我玩。有一次,二姐姐给我买了一个烧饼,我正吃着,二姐姐说,叫姐姐尝一口,我伸过去,她真咬了一口,我一边哭一下把烧饼扔到地上,她只好又去给我买了一个。我吃奶吃到几岁呢?现在说出来让人汗颜,我吃到五岁,甚至睡觉也含着奶头。也就是这一年,我的小霸王生活彻底结束了。
  
  这一天,我和一个小伙伴玩埋死人游戏,他拿一个小煤火铲,我拿一把破锯条磨的刀,在地上正在挖坑,他姐姐来了,一脚把坑踢平了,拉她弟弟说,不要和他玩了,败兴。她还没有直起腰,我一刀砍到她正头顶,鲜血顺着眉毛,耳朵流了下来。她一路哭着跑回家。算起来我们是本家,别看她比我大三岁,她还叫我叔里。不一会儿,我看见母亲掂着一个擀面杖过来了。我知道事不好,撒腿就跑,妈妈在后面不慌不忙的撵着。围着前后街一连转了三圈,回头看妈妈丝毫没有罢休的意思,我回头扑过去搂住妈妈的腿哭了。母亲扯着我的手说,回家。回到家我的脚还没停住,背后一脚踹在我屁股上,叫我跪下。我头一次感到害怕。妈妈拿一根尺子拉开我的手,一尺子甩下去,疼的钻心,我杀猪般的哭叫,直打的手没了知觉才罢手。这时,妈妈才说话,你小小年纪就这么狠,你不知道刀能杀死人吗?你长大了想干什么?去杀人放火?说着又要打,我搂住妈妈的胳臂说,娘,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当天晚上就给我断了奶,自己一个被子,我什么话也不敢说。我的手掌肿了半个多月,却终生难忘。
  
  第二年我就上学了。为了不受欺负,我把我最喜欢吃的东西,像炒豆子,花生什么的都拿给他们大孩们吃,他们不仅保护我,还替我做作业,我的作业一溜是沟。老师还经常表扬我。谁知到考试的时候,他们个个都不在我身边,我一道题也做不出来。最后我胡乱写了几个数填上去了,一发榜,我算术是零分,语文五十六分,我甚至不知道加减法是什么意思。
  
  妈妈没有批评我,但是整个一个夏天我是在地里度过的。
  
  我被剃了光头,妈妈说,农民都是这样的。我太小,生产队干活是不要我的,妈妈叫我去自留地,拔草、锄地、撒肥、浇水、摘菜-------自留地的活总也干不完。天不明就的跟小姐姐一早起来,再也不许睡懒觉了。下午,头顶像顶着火炉一样,汗流浃背,晚出工一会儿也不行。即便自留地的活干完了,就叫我去路边割草,去林子里拾柴。反正不能闲着。我就不明白,干柴可以烧火,割那么多青草干么,又不喂羊,又不喂牛,只能扔到粪坑里。别的同学都去捉蝈蝈,掏麻雀,游泳,做作业,我再也没有这种享受了,同学们叫我去玩,妈妈说不能去,他们是学生,你是农民,农民就得下地。一夏天把我稚嫩的小白脸晒的黑的滋腻。
  
  快开学了,同学们都去报到,买本,妈妈一点也没有叫我去的意思,那时我是多么想上学呀。老师找到家里来了,问我还想不想上学,我还没回答,妈妈说,不想也不要紧,下地干活。我说,我想,我想,我一定好好念书。从此,我才知道好好学习。成绩很快就上去了,到了五六年级,我的作文两次得了甲上,这在我们学校是绝无仅有的。
  
  上了初中以后,姐姐们像鸟儿一样陆续飞走了。家里只剩下我们娘俩。为了节省开支,我没住校,每天往返这十二里路,中午吃粗粮面窝窝头就咸菜,一跑就是三年。每个假期都去生产队干活,挣工分。秋天,队长照顾我,叫我夜里去地里看庄稼,一晚上可以挣六分。我们两个人,一个前半夜,一个后半夜,扛一杆没子弹的枪,不停地巡逻,后半夜在草棚里睡觉。第二天一早五点吃饭,五点半去上学。七点到学校还能赶上一会早自习。可知道妈妈是几点起来做饭的。到了晚秋,棉花、白菜还在地里未收完,另一个人病了,我只好一个人在野外值班。天漆黑,北风呼呼地叫,天冷的混身打战,上看满天星斗,地上看不见一人,我感到孤单,悄悄地回家了,多么想在家睡个好觉啊。可是妈妈起来了说,你要受不了,我去,地里的东西丢了咋办?我只好乖乖地又去了北风嚎叫的野外。
  
  中学毕业,我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一所中央直属学校,这所学校环境优美,前花园,后花园,荷花鱼塘,喷水池。教学楼,实验楼,化验室,附属工厂,应有尽有。师资力量雄厚。一切费用国家供给。入学不到一个月,中秋节、国庆节一起到来。每个学生发四个月饼,在农村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月饼,我要给妈妈送回去。国庆节放假前一天中午饭后,我急忙向火车站赶去,已经没车了。怎么办?走回去。半价车票四毛钱还可以省下。八十里路,一直走到半夜才到家。妈妈听到我的叫门声,光着脚出来了。问我怎么回来哩。我说,我走回来的。妈妈捧着月饼眼泪扑扑流下来。
  
  放了假,我照样去生产队干活,哪怕一天三毛钱。我要争取把妈妈的口粮挣回来。妈妈也在为我的书本费操心,刚上学是姐姐们凑钱。现在都不宽裕,妈妈要自己想办法。她买了高价面,烙成饼,到火车站去卖。火车一停下来,她们都围住车窗口,‘要饼不要,要饼不要。’铁路巡警一到,人们四散逃跑,像妈妈这样年纪大一点的跑的慢,常常被拉住,把蓝子夺过来,扔的老远,等拾回来,车早走了。这样一个假期给我挣了六块八毛钱,我又悄悄把八毛钱压在席子底下了。这六块钱就是我一学期的书本文具以及零用钱。
  
  四年的学习,实习,毕业设计结束了。要分配工作了,填志愿书,我又发了愁,当地没有指标,最近是天津,太原,那里来的同学也很多,轮不到我们。再远一点的是河南的郑、汴,洛,中央直属企业多而且是新建的,缺人。最远的是乌鲁木齐,佳木斯,昆明、广州。我征求母亲的意见,母亲说,你是国家拿钱供出来的,听公家的。我说,我想离你近一点,可是没近的,谁照顾你呀,妈妈说,过继来一个外孙就可以了。忠孝很难两全,就这样,我被分配到了开封。
  
  我参加工作第一个月的工资,留下六块八毛钱,做个纪念,其余全部寄给了母亲。【真是巧合,我的小儿子毕业分配工作后,第一个月的工资也是留下六块八毛钱,其余给了他妈妈和上大学的哥哥】妈妈开始为我的婚事操心。信件像轰炸机一样,一波接一波。第一年我以实习期不准谈恋爱为由推辞。第二年妈妈来信说,你再不结婚就带女的来见面了。我也想了,在老家找一个,留下许许多多的后遗症。在这里找一个,妈妈似乎不大满意。我被逼到了死角。只好骗她说,我有对象了,你不必操心了。妈妈说,那也可以,但是你必须把照片寄回来,或者过年探亲带回来,天娜,爱人在哪呀,谁愿意嫁给我这个农村来的孩子。也巧,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果然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我是工程技术人员,在基建处工作一年多又调入人事处。这天给技术处分来一名绘图员,她首先要来我这里报道,我们俩一见面都楞了片刻,几乎同时说,‘我们好像见个面’。
  
  原来,我在基建处工作时,还是计划经济,每年要去北京部里要建材设备指标。有一次回来时在北京站碰见一位姑娘出站,匆忙中掉下一本书,我说,哎,你的书。她回过头来笑了笑,我们同时去捡书,封面是盖一个蓝章,开封-----图书室。我们对视一笑,她说了声谢谢就回头走了,可是我惊呆了。她是那么漂亮,穿着军上衣,扎两个小辫,看她背影,苗条,婀娜,甩着辫子走了,拐弯时她又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看就把我的魂带走了。我一路上魂不守舍,真后悔为什么不问问她的名字和学校,又想,我凭什么问人家呢。我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她。多少次梦中见到她,多少次在北京车站见面的地方徘徊,想让她突然出现,然而真是大海捞针啊。
  
  想不到,今天我们又见面了。------接下来就不用说了,当年春节我就把她带回去了。当她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娘’的时候,我妈妈高高兴兴地答‘哎,哎’。许多女孩、媳妇、大婶、大妈都来看这城市来的媳妇。妈妈高兴的合不上嘴。第二年,她转正后我们结婚了。她怀了第一个孩子,把我妈妈请来了。她第一次进城市生活,爱人给她搓澡,剪指甲,做她爱吃的饭,领她去龙亭、相国寺、禹王台游览,给她买上新衣服。不久生下一个七斤重的大胖小子,妈妈抱着她的孙子亲着说,我终于看到又一辈人了。我看到,那是妈妈最幸福的时候。
  
  隔一年,我们又生下第二个儿子,妈妈高兴的又是烧香,又是叩头。这赶上了只能要两个子女的末班车。以后就只许生一个子女了。不然,妈妈还要催着生。后来,妈妈过不惯城市生活,又想念她的女儿们,只好把她送回去了。选一个外孙和她一起生活。
  
  八十年代,我去东北出差,在千山的悬崖上砍了一段古藤,回来后给她做了一只拐杖,她爱不释手,一直伴她终生。
史铁生 秋天的怀念 展开追问 追问 有没有诗呢、? 回答 纸船
——寄母亲

我从不肯妄弃了一张纸,
总是留着

留着,
叠成一只一只很小的船儿,
从舟上抛下在海里。
有的被天风吹卷到舟中的窗里,
有的被海浪打湿,沾在船头上。

我仍是不灰心的每天的叠着,
总希望有一只能流到我要他到的地方去。
母亲,倘若你梦中看见一只很小的白船儿,
不要惊讶他无端入梦。
这是你至爱的女儿含着泪叠的,
万水千山,求他载着她的爱和悲哀归来! 追问 还有别的么??? 回答 可以到诗歌网上去搜一搜 追问 好滴 谢谢
怀念母亲,季羡林
怀念母亲  我一生有两个母亲,一个是生我的母亲,一个是我的祖国母亲。我对这两个母亲怀着同样崇高的敬意和同样真挚的爱慕。
  我六岁离开我的生母,到城里去住。中间曾回故乡两次,都是奔丧,只在母亲身边待了几天,仍然回到城里。在我读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母亲弃养,只活了四十多岁。我痛哭了几天,食不下咽,寝不安席。从此我就成了没有母亲的孤儿。一个缺少母爱的孩子,是灵魂不全的人。我怀着不全的灵魂,抱终天之恨。一想到母亲,就泪流不止,数十年如一日。
  后来我到德国留学,住在一座叫哥廷根的孤寂小城,不知道为什么,母亲频来入梦。 我的祖国母亲,我是第一次离开她。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个母亲也频来入梦。
  为了说明当时的感情,我从初到哥廷根的日记中摘抄几段:
  1935年11月16日
  不久外面就黑起来了。我觉得这黄昏的时候最有意思。我不开灯,只沉默地站在窗前,看暗夜渐渐织上天空,织上对面的屋顶。一切都沉在朦胧的薄暗中。我的心往往在沉静到不能再沉静时,活动起来。我想到故乡,故乡里的老朋友,心里有点酸酸的,有点凄凉。然而这凄凉却并不同普通的凄凉一样,是甜蜜的,浓浓的,有说不出的味道,浓浓地糊在心头。
  11月18日
  从好几天以前,房东太太就向我说,她的儿子今天回家,从学校回来,她高兴得不得了……但儿子一直没有回来,她有点沮丧。她又说,晚上还有一趟车,说不定他会回来的。我看到她的神情,我想起自己长眠于故乡地下的母亲,真想哭!我现在才知道,古今中外的母亲都是一样的!
  11月20日
  我现在还真是想家,想故国,想故国的朋友。我有时想得简直不能忍耐。
  11月28日
  我仰躺在沙发上,听风路过窗外。风里夹着雨。天色阴得如黑夜。心里思潮起伏,又想到故国了。
  我从初到哥廷根的日记里,引用了这几段。实际上,类似的地方还有不少,从这几段中也可见一斑了。一想到我的母亲和祖国母亲,我就心潮腾涌,留在国外的念头连影儿都没有。几个月以后,我写了一篇散文,题目叫《寻梦》。开头一段是:
  夜里梦到母亲,我哭着醒来。醒来再想捉住这梦的时候,梦却早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下面描绘在梦里见到母亲的情景。最后一段是:
  天哪!连一个清清楚楚的梦都不给我吗?我怅望灰天,在泪光里,幻出母亲的面影。
  我在国内的时候,只怀念,也只有可能怀念一个母亲。到国外以后,在我的怀念中增添了祖国母亲。这种怀念,在初到哥廷根的时候异常强烈,以后也没有断过。这种怀念,一直伴随我度过了在欧洲的十一年。
编辑本段课文简说
  课文以回忆的形式,介绍了作者对两位母亲──一位是亲生母亲,一位是祖国母亲“同样崇高的敬意和同样真挚的爱慕”,充分表达了作者对亲生母亲永久的怀念,对祖国母亲不变的爱意。
  课文结构分明,层次清晰。作者开门见山,指出两位母亲在作者生命中同等重要的地位,为全文奠定了情感的基调,同时引出下文对两位母亲的描述。接着,作者描述了自己与亲生母亲的关系:虽然相处时间不多,但母子感情却丝毫未减,相反因为母亲的离世,更加深了自己对母亲的歉疚,并为此不断怀念母亲,这为阐述自己对祖国母亲的爱铺垫了感情基调;然后,作者借助日记、散文摘抄的语段,描述了在漫长的留学生涯中,对母亲和祖国的怀念,将对两位母亲同样的敬意、相同的爱慕表达得酣畅淋漓,这是文章的重点所在。最后,作者呼应文章开头,说明为什么会有对两位母亲不变的情怀,使文章结构浑然一体。
  编排这篇课文的目的,一方面在于从多个角度表现本单元的主题──祖国在我心中;另一方面,学习在读懂课文的基础上,体会关键词句在表情达意方面的作用。
  教学本课的重点是引导学生抓住那些表情达意的关键词句,通过朗读感悟,理解作者对两个母亲同样崇高的敬意和同样真挚的爱慕;课文语言富有跳跃性,而且作者对母亲和祖国的这种深厚感情,学生缺乏现实体验。因此,在感受作者的情感方面会存在一定的困难。
编辑本段词句解析句子理解
  ①我的祖国母亲,我是第一次离开她。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个母亲也频来入梦。
  “频来入梦”,频,屡次,连续几次。意思是祖国母亲经常到梦中来。作者远离故土,身居异国他乡,犹如孩子离开母亲的怀抱,心中无限思念。尤其作者是第一次离开,离别的滋味尤为强烈,心中不断涌现祖国的身影,不断回想起故国的生活、故国的亲人,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对祖国母亲的情感随着离别时间的长久在不断加深。句子中一个“也”字很巧妙地将祖国与母亲联系起来,可见在作者心目中两者的确有着同样重要的地位。
  ②然而这凄凉并不同普通的凄凉一样,是甜蜜的,浓浓的,有说不出的味道,浓浓地糊在心头。
  “凄凉”,寂寞冷落,凄惨。作者身在异国小城,一方面感到自己与母亲的距离远了,与祖国的距离远了,与亲人的接触少了,心中有忧愁、有思念;但是在远离家乡的日子里,能时常怀念起在故国的生活情景,不断回想起故国的亲朋好友,感到他们无处不在,心中自然又多了一丝安慰、一些宽心、一点甜蜜,他们是那样牢固地烙印在自己的记忆深处,在作者孤寂时陪伴着他。作者通过比较的方式,将自己对祖国母亲的怀念表达得非常充分。
  ③我怅望灰天,在泪光里,幻出母亲的面影。
  “怅望灰天”,惆怅地望着天空。由于作者长期在外求学,留在母亲身边的时候不多,必然对母亲的音容笑貌记忆不深,对母亲的怀念更多的是一个模糊的影子,因此尽管作者想努力回想母亲的样子和容颜,但无奈模糊不清,只能尽力地怀念,不断地回想。
词语理解
  真挚:(感情)真诚恳切。文中指作者对自己的母亲和祖国都怀着同样的敬意和真诚的爱意。在作者心目中,两位母亲的地位是同等重要的。
  弃养:婉辞,指父母死亡。
  寝不安席:无法安然入睡。文中指作者因为母亲的突然去世,心中感到无比悔恨,脑海中一直浮现着母亲的样子,在不断自责和愧疚中无法正常入眠。
  终天之恨:终身的遗恨。文中指作者因为失去了母亲,而感到终身遗恨。
  薄暗:昏暗。文中指黄昏时候,夜幕逐渐降临,天地间一片朦胧、昏暗。
  沮丧:灰心失望。文中指房东太太一直期待着儿子归来,儿子却迟迟未归,心里有种失落感。从中可见母亲对孩子的牵挂,体现了母亲的爱。
  思潮起伏:接二连三的思想活动。文中指作者在风雨交加的日子里,心里感到落寞无依,脑海中一直盘旋着祖国的影子,回忆着在故国的亲人和朋友,各种念头此起彼伏,不断涌现在脑海中。
  可见一斑: 比喻见到事物的一小部分也能推知事物的整体。
  心潮腾涌:心情跳跃,涌动。文中指作者想到自己的母亲和祖国母亲,心情非常激动,恨不得立刻回到她们身边去,不想在国外停留。


Copyright © 2009-2011 All Rights Reserved.